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漢光 | 7th Dec 2006 | 詩,想起... | (1562 Reads)

是不是每一代人,都有他們對社會、對世界的使命?

大陸朦朧詩潮的出現,似乎是對抗大陸官方所推崇的,美其名為現實主義,為工農兵大眾而創作的文學。因為讀者是下層大眾,所以作品不可能太抽象,意思不能太隱誨,而必須多用白描的手法,把主旨直接講出來,讓人明白。當然,最大的問題還不只於此,而是作品的內容必須政治正確,成為共產政權的宣傳工具。

  朦朧詩潮盛於文化大革命之後的幾年間,而朦朧詩作者的青年時代,都是在那十年間給消耗了的。們過了十幾年荒謬的生活,怎會不對國家政權提出質疑呢?他們寫詩宣泄不滿,以另一種當時不接受的藝術手法,挑戰權威。北島生於一九四九年,文化大革命開始時他才十八歲。如果他寫《一切》時是一九七七年,就正好是十年浩劫之後的一年,他當時二十七歲。十年不幸經歷,煉出他一枝鋒利的筆。

  顧城有一首很短的詩,名叫《一代人》。

顧城《一代人》
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
我却用它尋找光明

  似乎在說他那一代年輕人,雖身處於昏沉黑暗的社會中,但他們不會甘心,要覓出一條光明的前路,作為自己和後來者的指引。

  顧城有別一首也是很短的詩,名叫《小巷》。

顧城《小巷》
小巷
又彎又長
我用一把鑰匙
敲著厚厚的牆

鑰匙本來是開門開鎖用的,但在這彎彎長長的小巷中,根本沒有門,只有厚牆,作者只好把厚牆也用鑰匙來敲敲,試試虛實,希望找到一處較薄的牆壁,試圖通過。厚厚的牆甚有壓迫感,干涉人的路向和自由,可以是政治權力的象徵。朦朧詩正是要打破幾十年來政治對文學的干預。

  然而,朦朧詩雖被命名為朦朧詩,但一些作品雖然用了一些象徵手法,但其實是不很抽象的,還是容易理解的。北島的《宣告》像是直接的控訴詞:

北島《宣告》
也許最後的時刻到了
我沒有留下遺囑
只留下筆,給我的母親
我並不是英雄
在沒有英雄的年代裡
我只想做一個人

寧靜的地平綫
分開了生者和死者的行列
我只能選擇天空
決不跪在地上
以顯出劊子手們的高大
好阻擋自由的風

從星星般的彈孔中
將流出血紅的黎明

這樣慷慨明白的宣告,一點也不朦朧。若要說朦朧,可能只是沒有指出那劊子手是誰而已。

    然而,還是那個問題:是不是每一個地方,每一代人都有他們的時代使命?而在香港,我這一代人,之後一代又一代的人,使命又是甚麼?

[1]

使命就是吃喝玩樂,振興香港經濟!


[引用] | 作者 閑雲 | 14th Dec 2006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2] Re:
閑雲 :
使命就是吃喝玩樂,振興香港經濟!

講得好,你幾時有空和我吃飯,齊齊振興經濟啊?


[引用] | 作者 漢光 | 14th Dec 2006 | [舉報垃圾留言]